师德征文四:生命不止,受教不息

发布时间:2017-08-31 09:01:31 点击数: 4123 【字体:

生命不止,受教不息

谭小红

1998年我从湖北大学汉语言文学教育专业毕业,被秭归一中录用,后来又调入宜昌市葛洲坝中学,一晃已是15年的光阴。15年光阴,弹指一挥间,我的专业成长也经历了几个阶段。与其说在讲台前授课,不如说在讲台边受教,这一句话可以作为我15年教学生涯的总结。

     一、模仿阶段,亦步亦趋

    如果现在的我在语文教学取得了一丁点的成绩的话,那应该归功于在我最初入行的那几年碰到了正确的人。

那时备课组里以老教师居多,其中最被人称道的是“双子星座“,一人是被评为了湖北省特级教师的崔一夫老师,一人是风骏儒雅的向清德老师。他们经验丰富,学问渊博,谈话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这给我提供了极好的学习机会。我常常提了凳子去听课,两位老师从未拒绝。而对我更有益的是两位老师截然不同的教学风格。崔老师严谨,向老师活泼,从自身的喜好上来说,我更喜欢听向老师的课。他总是能从课文中找到一个巧妙的切入点,或是在课堂之初有一个很漂亮生动的导入。可后来我发现,崔老师课虽然枯燥了些,但成绩不错;向老师课堂生动,但成绩稍差一些。于是我就想,有没有一种教学方法可以将两者的优点集合起来,既做到课堂生动成绩又好呢?这成了我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语文课堂教学的追求。两位老师对我的影响还不止于此,向老师曾对我说,他有一个心愿,要备一百个优秀教案。每每看到他的教案本,字迹工整,而且全是详案,我心里常常暗自叹服。我参加工作时向老师大约已是年过半百的人了,还能这样一丝不苟,想起来令今天的我还十分汗颜。

在那几年里,我如同所有的初学者一样,在学习中跌跌撞撞地前进。印象中最深刻的是每次考试下来,我带的班级总是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几乎每次考完我都是在泪水中度过的。回想起来,觉得那时的自己既傻,又热情。但我却喜欢上了教学,并把寻找课文巧妙的切入点,善于创设课堂情境作为我语文教学的追求。在这个过程中,我有幸荣获了秭归县、宜昌市优质课竞赛的一等奖。这段生涯以我调入宜昌,然后匆匆忙忙地复印了一大堆向老师的教案宣告结束,那时,我刚刚度过教书的前5个年头。

    二、摸索阶段,亦苦亦歌

有人常常说,教书是一个容易产生倦怠的行业。因为你总是面对相同的教材,再有意思的内容也被嚼得没有味儿了。但我不这样。我不愿自己的生命中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被消耗。我常常在想,怎样才能让自己这一次的课和上一次有所不同。于是“人生若只如初见”成了我看待教材的方式。无论是多么熟悉的课文,我在备课之初都会静静地捧着它,认认真真地从头读到尾。几乎每次重读都会有新的发现。在《我与地坛》中,我第一次发现了那句话的价值——现在我才想到,当年我总是独自跑到地坛去,曾经给母亲出了一个怎样的难题。我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一个瘫痪的作家写出了“跑”这个字;在《小狗包弟》中,我看到了那一段作家近乎自我申辩的表述,我在想,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作家在几十年后的文字中仍然留下了时代的印记;在《再别康桥》中,我第一次看到的是诗人,第二次看到的是内容,第三次看到的是诗歌。我总觉得,拿着以前的教案上课是一种犯罪,也是一种浪费,是对学生的犯罪,是对自己的浪费。正是在这样的追求中,2004年,我参加了省语文优质课竞赛,获得了第一名。

于是问题来了。有人说,你已经拿到了省里的第一名,你还追求什么呢?是啊,我也问自己。继续这样上下去,我的语文教学之路该朝哪里走,我很迷茫。就在这时,我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深圳语文教研员程少堂教授上的一节《荷花淀》,我才开始明白,原来语文课还可以这样教,还可以涵盖这么多内容。我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教什么”比“怎么教”更重要。这个问题的发现成了我教育事业之路的重要关口。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一种语文教育思想的改变。那就是,教育不应该仅仅是传授,而应该是唤醒。它应该是用理性唤醒理性,用智慧唤醒智慧,用激情唤醒激情。由此,我踏上了独立解读文本之路,寻找文本中对学生最有价值的点来设计教学。我开始逐渐摆脱对教师用书的依赖,疯狂地阅读一切对我有益的书籍。在这个过程中,我进行了自己语文教学实践中的一个探索——深度语文。我以小说单元为例篇,努力提供学生解读课文的多样性和深刻性。于是,在《促织》里,我讲到了人的异化;在《杜十娘》里,我讲到了感情的异化;在《陈奂生上城》里,我讲人的劣根性。正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开始真正感受到了“人的语文”的含义:什么是语文?它不该是枯燥得令人想烧掉的课本;也不该是考卷上的标准答案。语文是语言背后的思想和灵魂,应该是它教会人如何成为一个大写的“人”。

    三、改革阶段,渴望蚕蛹化蝶

2008年,我代表宜昌市参加省总工会组织的首届青年教师教学比赛,我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获得了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

当我还沉浸在荣誉的喜悦里的时候,却不知课堂教学改革已渐渐逼向了我们。作为全国最后参加新课改的省份,虽然平时耳闻目睹了一些变化,真正课堂教学变革似乎从未触及。2009年,我校开始进行课堂教学改革,时任高三语文备课组长的我虽然没有站在改革的第一线,但我已经意识到,如果再不改变,恐怕就会落在别人后面。高三怎么改?那就践行课改的核心理念——让学生动起来。我于是在自己班级开始了试点,来,学生出题互相比试,我也参与其中。可是,真正的困难在后面。

2011年,我担任教务处副主任,分管日常教学。学校开始准备创建健康课堂,作为教学管理部门的一份子,我责无旁贷。在创建健康课堂的方案拟定出来之后,我承担了上第一节公开展示课的任务。并由此拉开了全校课堂教学改革的帷幕。问题接踵而至,怎么分组,怎么评分,怎样控制课堂节奏,怎样培训学生。我在忙碌中慢慢摸索,还是一个字,学!其实学的过程并不痛苦,痛苦的是说服自己的过程。这种课堂对于擅长讲课的我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我常常想,如果按传统的方法授课,我可以很轻松地搞定一切,我可以在学生面前卖弄我巧妙的设计,卖弄我出众的口才。可现在,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说。可是,我得承认,就算我的教学设计有多么的巧妙,就算我多么入情入境地跟他们讲述,在平时的课堂教学里,还是会有那么一些学生会不听你讲,会无所事事。可现在呢?他们动了!从不发言的学生也必须参与展示了,这不正是我们教育的初衷吗?教育应该是人的教育,我们所有的教育活动的出发点首先应该是人,是让每一个学生都得到发展。无论你的改革有多痛苦,都必须得改!我在说服自己的过程中慢慢适应,学会等待,明白了一个教育工作者应该明白的道理:并不是你把课讲完就是上课,而是让更多的学生学会,更多的学生会学才是上课。

    回首15年的教学经历,我庆幸自己在每一个阶段都遇到了正确的人,也庆幸自己从未放弃过自己,走过了这样一条道路:教学的语文——人的语文——人的教育。我常常钦佩那些把一辈子的生命活出了几辈子质量的人。而对我来说,不指望自己能活出几辈子,但至少要对得起这辈子。这辈子,我愿意在“人的教育”之路继续前行。

我爱语文,我爱教育,我愿意生命不止,受教不息。